欢迎来到赵春华律师网站

  • 移动应用
  • 微信关注
  • 联系我们
  • 联系客服
合同纠纷律师赵春华
  •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合同法  > 合伙合同纠纷
合同律师普法合伙有纠纷,法院怎么判?
来源:合同律师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8日

与他人合伙做生意,如发生纠纷,一方向法院起诉,法院会怎么处理?按照处理办法,一般先审查双方之间签订的合伙协议;没有书面合伙协议的,根据实际履行状况来进行综合认定。以下为合同律师整理相关法院公开的8个合伙协议纠纷案例,供大家参考借鉴。

01. 案号:(2021)苏0582民初1731号

裁判规则:合伙人对合伙事务共担风险、共享利润。即便当合伙经营的企业终止时,各合伙人内部也应在审计清算之后按照出资比例分配剩余财产或承担相应的债务。本案中,合伙各方投资成立的宾馆、休闲会所现已注销。原告要求其他合伙人承担其在合伙经营期间垫付的借款、工人工资等各类款项,应对合伙经营期间的收支情况进行审计。经本院释明后,原告明确表示不申请审计,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承担其在合伙经营期间垫付各类款项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02. 案号:(2020)苏0582民初14574号

裁判规则:个人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合伙出资,根据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出双方之间是合伙关系,但还不限于原、被告之间的2人合伙关系,原告虽然在审理中申请追加其他人参加诉讼,但未能提供其他合伙人的身份等信息。同时本案中原、被告未就合伙财产进行清算,虽然被告认为已经对合伙期间的经营进行了清算,但被告举证整个合伙期间的亏损情况及结算单,并未得到合伙人的的确认,被告认为原告已实际退伙并得到了实际履行的抗辩,本院碍难支持。故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合伙出资的请求,本院亦碍难支持。

03. 案号:(2020)苏0582民初13413号

裁判规则:原被告签订的《个人股份转让协议》,合法有效且双方已实际履行完毕,不存在约定或法定解除事由。原告在实际行使合伙人权益后又以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为由主张合同解除并支付转让款及违约金,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诉请有违民事诉讼诚实信用原则,本院不予支持。

04. 案号:(2020)苏0582民初13398号

裁判规则:1)个人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合伙的基础是信任,现原被告双方均认为对方违反了《健身房合作合同》,且被告表示双方已经失去信任,合伙已不能继续下去,另健身工作室事实上已处于停业状态,故现原告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健身房合作合同,本院予以准许。

2)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原告为设立健身工作室所产生的财产损失,一方面原告尚未证明该些金额发生的真实性,另一方面即使上述金额确系为设立健身工作室所产生,但亦不能等同于原告的损失。因为本案中原、被告未能就合伙财产进行清算,但双方为设立健身工作室租赁了房屋并进行了装修等,这些均存在价值而非均属于损失,故在双方未就合伙财产进行清算前,无法确定该合伙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故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碍难支持。

3)对于原告主张的要求判令原告为设立燃舞健身所欠付的房屋租金、材料款、宣传费、装修款以及可能产生的违约金等债务由被告承担,一方面因该项请求未明确具体金额,属于诉讼请求不明确,另一方面如上所述,即使这些费用发生亦不能等同于原告的损失,故对该项请求本院亦碍难支持。

05. 案号:(2020)苏0582民初10098号

裁判规则:原告主张原被告之间系合伙经营关系,但原告并未提供双方的合伙协议或者能够证明双方系和合伙经营关系的证据,原告提供的《预定协议》仅能证明双方系买卖合同关系,原告提供的《补充协议》,被告抗辩认为并未实际履行,并且该《补充协议》的内容也与原告在其他关联诉讼中所陈述的内容相矛盾。

06. 案号:(2020)苏0582民初8486号

裁判规则:原被告双方作为乙方与甲方公司约定的合伙终止时间为2021年9月21日。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上述合伙已经终止并合伙人已经对合伙期间的经营进行了清算。现原告举证的亏损情况是针对整个合伙期间的,但该亏损仅得到了被告的确认,并无甲方公司的确认。故原告要求被告按照双方确认的亏损情况要求承担损失、交还合伙资金等,本院碍难支持。

07. 案号:(2020)苏0582民初8277号

裁判规则:《合作协议》约定在双方合作期间及终止合作后两年内,被告不得以任何形式仿制和生产销售同类型设备。现被告在合作期间向他方销售CNC高压清洗机,属于销售同类型设备,违反了《合作协议》该条约定,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08. 案号:(2020)苏0582民初6414号

裁判规则:原告主张被告应支付其合伙款项,因双方未签订书面合伙协议,根据相关规定,在合伙经营有盈余的情形下才能按约定或者按出资比例分配盈利。本案中,原、被告未能就合伙承包的工程进行清算,事后也未能对清算事宜达成一致意见。由于原告未举证证明合伙经营期间的盈利情况,故本案在未经合伙清算以致无法查明合伙经营期间盈亏的前提下,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合伙款项的诉讼请求,本院碍难支持。

相关文章